如果自私一点会不会更幸福?

2016-6-25 编辑:admin 来源:天天学习网 阅读次数:
  导读:    “闻心,我问你,人是该永远无私地承受痛苦,还是应该自私一点,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幸福?”这是一直在折磨他的难题。   如果自私一点会不会更幸福?   最纯真的时候,孙博文和刘娟相爱了。在初恋的世界里,他们许下的诺言是——一生一世。  ...

   “闻心,我问你,人是该永远无私地承受痛苦,还是应该自私一点,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幸福?”这是一直在折磨他的难题。

  如果自私一点会不会更幸福?

  最纯真的时候,孙博文和刘娟相爱了。在初恋的世界里,他们许下的诺言是——一生一世。

  我和刘娟是青梅竹马。我们住在同一个村,彼此相隔不远,小时候在一起玩过。从小我就喜欢她,因为她长相很甜,也很乖巧;她也喜欢我,因为我爱学习,总显得比那些只知道疯跑的男孩子们有学问。

  高一时,我们都考进了县城中学,都住校,并且刚好分在了同一个班。因为住得比较近,每个月末回家时,我们都一起走。那时候,从汽车站走回家的那条小土路成了我最喜欢的一段距离,就是在那条小路上,我第一次牵了她的手,第一次亲了她的脸,也第一次拥抱了她刚刚发育丰满的身体……

  我和她相爱了,爱得热烈而又冲动。在我眼里,她就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孩儿,她乌黑的长发、白嫩的皮肤、匀称的身材……还有温柔的笑脸,她的一切一切占据了我关于爱情的全部想象。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孩儿来说,这份美好的初恋有时会让我感到惶恐和心痛,我不知老天为何会如此眷顾我,竟给我送来一个那么好的女孩儿和一份那么美好的爱情。

  无数次,我们在小路旁的玉米地里亲吻,然后许下一生一世的承诺。刘娟把我们名字的大写字母写在自己的手绢上,再把手绢深深地埋进土里。她说:“手绢不烂,我的心就不会变。”我被她的痴心所感动,发誓要一辈子对她好,绝不做陈世美。

  那时,为了瞒过父母和老师,我们的约会都是偷偷摸摸的。我知道早恋在大人们眼里意味着什么,尤其对于我父母,他们都盼着我能考上大学光宗耀祖,如果让他们发现我和刘娟的事,父亲说不定会痛打我。我嘱咐刘娟,在学校时千万不要和我接触,连话都不要讲。她很听话,但约会的时候,她常为此难过得哭泣。我安慰她说:“只要我们高中毕业了,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好不容易熬过了三年,我考上了城里一所大学的专科,刘娟却落榜了。发榜那天晚上,刘娟约我在小路旁见面。一见到我,她就趴在我肩膀上哭了,眼泪洇湿了我的衬衫,晚风一吹,肩头上凉凉的。

  她抽泣着对我说:“博文,咱俩分手吧。你成了大学生,我配不上你。”

  我一听就急了,紧紧搂着她说:“不管我是不是大学生,就算我成了博士生,我也会娶你的!”

  她不敢相信地看着我的眼睛,问:“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点点头。

  她的眼里又浮上一层泪水,却抱着我幸福地笑了。

  为了在城市里有个更好的未来,孙博文不断奋斗。辛勤汗水浇灌下的爱情之花也娇艳地怒放。

  开学了,我被家人风光地送进了大学校门,刘娟则黯然留在了家里。我们开始书信联系。大学生活带给我很多新鲜感和荣誉感,但陌生的环境也让我感到孤独和失落,刘娟充满爱意的信成了我每天最急切的期盼。我们在信里互诉衷肠,倾吐相思之苦,也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心爱的女孩儿不在身边,我被思念折磨得茶饭不想。在我的一再恳求下,刘娟答应来城里打工。我欣喜若狂,用了三天时间,在学校附近的饭店里帮她找了一份工作。

  恋人重逢,两人都有说不完的话,恨不得天天能守在一起。但刘娟住在饭店的员工宿舍里,我住在学校,每天,我们只有晚饭后的两个多小时可以在一起。

  我们总是待在学校的小树林里,她坐在草地上,我躺在她身边,头枕着她的双腿。那是我感到最幸福的时候,闭上眼睛,恍惚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躺在妈妈的怀里撒娇,然后香甜地入睡。每当我睡着的时候,刘娟都用报纸为我扇风,不管我睡多久,她都一动不动,生怕惊醒了我。有一次,我太累了,竟然睡了两个多小时,当我醒来时,她的两条腿都麻了,我帮她揉了好半天,她才能站起来。

  我心疼地埋怨她说:“腿都麻了,你怎么不叫我起来?”她却温柔地一笑,摇摇头说:“我舍不得。”

  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儿,在我们相爱的日子里,她永远都只为我着想,从不考虑她自己。在我们俩的世界里,我是太阳,而她,永远是一颗围绕着我转的行星。

  两个月后,我们同居了。我们把各自辛苦攒下的钱凑在一起,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小得不能再小的房子,虽然很破旧,却是我们俩的第一个爱巢。没钱买家具,我们就去废品回收站花二十元钱买了一张破桌子和两把摇摇欲坠的椅子,回来钉一钉,再擦干净,摆在小屋里。刘娟还买了两块花布,自己动手缝了桌套和椅套,装扮好后,居然看上去也很美,小屋里顿时荡漾起淡淡的春意。

  那段日子,现在回想起来就像童话一样,有种超现实的感觉。两个20岁的大孩子,在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里,营造着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刘娟依然在外打工,挣的钱用来维持我们的生活;我也勤工俭学,接了两份家教,攒下钱留着付房租。每天放学,我都迫不及待地回到我们的“家”里,煮好方便面等她下班回来。她有时会带些水果来,不过是两三个苹果或者梨,她舍不得吃,都塞给我。我把水果削成小块儿放在碗里,用牙签扎着吃,喂到她嘴里,她不吃,我就假装生气,只要我脸一沉,她马上乖乖地张开嘴,讨好地吃下我喂给她的所有东西。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大半年,直到刘娟意外怀孕,被来看望她的妈妈发现,我们的事也瞒不住了。刘娟的妈妈和我一起带她去医院做了流产。那天晚上,当刘娟睡熟的时候,她妈妈擦着眼泪和我谈了一整夜。她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原因是我们俩不般配,她怕我这个大学生会瞧不上她女儿,将来会后悔。我跪在她面前发誓说:“我爱刘娟,这辈子非她不娶!”

  在我和刘娟的坚持下,两家老人最终接受了我们在一起的事实。大家商量之后一致决定,等我大专毕业了,一找到工作,就给我们办婚事。

  假如孙博文是个安于现状的人,或者刘娟对他不是那么唯命是从的话,两人也许早就结婚生子了。然而生活是没有假设的。

  大专毕业,我遭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重挫——在各种招聘会上奔忙了三个月,我竟然没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当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的时候,我一连干了三瓶啤酒,然后抱着刘娟放声痛哭,哭累了,就躺在她腿上睡着了。那天晚上,刘娟整夜没合眼,一边帮我擦着脸上的泪水,一边自己止不住地掉眼泪。

文章出自:天天学习网www.ttxuexi.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